搜搜LED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加入搜搜LED群
查看: 54911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雷士?jì)榷吩醋灾形魑幕瘺_突

[復制鏈接]

10

主題

10

帖子

81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81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(fā)表于 2014-9-13 09:13:41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<轉自騰訊>吳長(cháng)江與控股股東德豪潤達針對雷士照明的控制權爭奪已進(jìn)入到白熱化階段。昨日下午,吳長(cháng)江與控股股東德豪潤達分別在重慶和北京召開(kāi)發(fā)布會(huì ),這對昔日的盟友在彼此聲討對方。

德豪潤達董事長(cháng)王冬雷在發(fā)布會(huì )上指出,后悔當初對雷士事務(wù)關(guān)注太少,并列舉吳長(cháng)江私下進(jìn)行公司品牌授權、涉嫌利益輸送、侵占挪用、詐騙公司資金的諸多行為。

“我當初太相信他!蓖醵渍f(shuō),吳長(cháng)江的離開(kāi)有利于雷士的發(fā)展,他甚至還爆料說(shuō),吳長(cháng)江欠了4個(gè)億的賭債,每個(gè)月利息超過(guò)1000萬(wàn),天天被追著(zhù)跑。

在重慶的吳長(cháng)江也一肚子委屈,稱(chēng)王冬雷入主雷士前雙方簽署“君子協(xié)定”,但王冬雷卻打破規則不斷越權管理,引起管理層不滿(mǎn),說(shuō)自己賭博也是王冬雷血口噴人。

在吳長(cháng)江看來(lái),正是董事會(huì )不懂經(jīng)營(yíng),枉加指責傷了管理者的心,再有不良行為導致管理層抵觸,雷士才會(huì )走下坡路,自己也一直隱忍至今,多年寧愿做二股東,已是不斷在后退。

這是吳長(cháng)江第三次與資方產(chǎn)生大的沖突,也是吳長(cháng)江親自引入德豪潤達1年多來(lái),爆發(fā)的最嚴重的一次沖突,兩個(gè)曾經(jīng)的親密戰友如今成仇敵,甚至揮拳相向。

雷士風(fēng)波背后,折射出中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家與投資方微妙關(guān)系,這背后奇怪的中國特色土壤下,創(chuàng )始人與投資人之間尷尬的角色定位。

盡管中國商業(yè)環(huán)境越來(lái)越正規,但投資人和創(chuàng )始人,特別是民營(yíng)企業(yè)梟雄之間的斗爭屢見(jiàn)不鮮,從貝恩和國美、鼎暉和俏江南再到閻焱、德豪對雷士,類(lèi)似戲碼一再上演。

一位投資人表示,中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學(xué)習了很多年西方公司治理結構,但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才20到30年,很多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只是模仿了形而沒(méi)有模仿到內核,企業(yè)家內心從未接受這套規則,這為一系列糾紛埋下了隱患。

吳長(cháng)江再次出局或成定局

雷士照明接二連三的風(fēng)波甚至可以拍成一部電視劇。今年8月初,雷士照明董事會(huì )通過(guò)決議,罷免吳長(cháng)江CEO及執行董事職務(wù)。雷士照明還罷免了副總裁吳長(cháng)勇、穆宇及王明華。

更戲劇性的是,一段似乎刻意流傳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視頻顯示,德豪潤達董事長(cháng)王冬雷帶領(lǐng)一群壯漢到訪(fǎng)雷士照明辦公室,到各個(gè)部門(mén)搜繳公章、拿走文件,雷士照明的兩名員工竟遭到眾人暴打,甚至女職工被嚇得躲到廁所里。

王冬雷昨日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也滿(mǎn)腹委屈,稱(chēng)對在雷士董事會(huì )依法罷免總裁吳長(cháng)江過(guò)程中遇到的種種問(wèn)題表示遺憾和不解。

王冬雷大聲質(zhì)問(wèn),為什么在法制的國家,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的法律問(wèn)題,卻難以執行?為什么到目前仍然使雷士的萬(wàn)州工廠(chǎng)無(wú)法開(kāi)工?為什么吳長(cháng)江敢于不接受董事會(huì )的決議?并設一系列的障礙,以董事會(huì )決議無(wú)效的名義繼續占據公司和進(jìn)行人身傷害攻擊,是誰(shuí)給了他膽量?

王冬雷認為,這場(chǎng)雷士照明的風(fēng)波并非是董事會(huì )與吳長(cháng)江的雷士控制權之爭,也不是2012年閻吳之爭翻版,而是吳因非正常關(guān)聯(lián)交易,及利益輸送被董事會(huì )依法罷免,卻遭暴力阻撓。

王冬雷一方指出,吳長(cháng)江被罷免CEO等一系列事件的導火索是,吳長(cháng)江在未告知董事會(huì )成員的情況下,將雷士照明品牌權利私自授予給了另外三家與吳長(cháng)江有深度關(guān)聯(lián)的企業(yè)。

品牌權利無(wú)疑是雷士照明很重要的資產(chǎn),這一系列商標安全隱患,如果處理不當,將成為上市公司發(fā)展道路上的“地雷”。如當初國美職業(yè)經(jīng)理人陳曉引入貝恩資本對抗創(chuàng )始人黃光裕家族時(shí),陳曉一方面臨的尖銳問(wèn)題是,國美注冊商標被黃光?刂,上市公司只取得商標使用權。

王冬雷與吳長(cháng)江只是商業(yè)伙伴,并未如黃光裕、張瑞敏樣能牢固把控公司發(fā)展方向,一旦品牌權利私自授予問(wèn)題解決不好,未來(lái)對雷士照明后患無(wú)窮,這也是王冬雷下重手的重要原因。

從手段和法理上王冬雷均比吳長(cháng)江更具有優(yōu)勢。漢理資本董事長(cháng)錢(qián)學(xué)鋒表示,吳長(cháng)江在雷士公司中只是個(gè)小股東,無(wú)論其擔任董事長(cháng)還是CEO,都屬于弱勢。

錢(qián)學(xué)鋒認為,在公司董事會(huì )已下發(fā)決議的情況下,吳長(cháng)江再反對也會(huì )被強行通過(guò),若吳長(cháng)江不交出公章和權利,遭到法院起訴,敗訴幾率很大。

投資人竟也成弱勢群體

王冬雷在與媒體交流中多次用了“后悔”、“太相信”等詞語(yǔ)。接受媒體采訪(fǎng)時(shí),王冬雷說(shuō),當時(shí)合作時(shí)只是考慮兩家公司在商業(yè)上的極強的互補性,及在LED變革領(lǐng)域強強聯(lián)合使兩家上市公司都做大做強,在商業(yè)模型設計上王和吳長(cháng)江進(jìn)行高度利益捆綁。

“在正常商業(yè)邏輯下我認為是不會(huì )出問(wèn)題的,也就是說(shuō)吳長(cháng)江是個(gè)即將破產(chǎn)的人,我救了你,用我投票權送你上董事會(huì )、CEO的位置,你應該很好工作,且答應了再不做關(guān)聯(lián)交易!

王冬雷說(shuō),想不到吳長(cháng)江沒(méi)有或者從來(lái)不想按上市公司規則出牌,不斷的擴大關(guān)聯(lián)交易,一次又一次沖撞上市公司底線(xiàn),使董事會(huì )忍無(wú)可忍,解雇吳是不得以而做出的決定。

提起如今德豪潤達與吳長(cháng)江的關(guān)系,也不得不提及2012年吳長(cháng)江與閻焱的恩怨情仇,爭斗最激烈期間,一度出現員工停工、供應商停供、經(jīng)銷(xiāo)商停止下單的激烈行動(dòng)。

當年閻焱作為投資方的代表,走上前臺與吳長(cháng)江對壘,也受到不少冤枉。那時(shí)輿論一邊倒的站在吳長(cháng)江一邊,指責閻焱唯利是圖,劉強東更炮轟閻焱公開(kāi)撒謊,雷士照明將被閻焱整垮。

多年以后,在這場(chǎng)雷士照明風(fēng)波中,閻焱不吭聲,其已離開(kāi)雷士照明董事會(huì ),也不再想和雷士照明風(fēng)波攪合在一起,吳長(cháng)江的一系列表現也讓外界看到閻焱遭遇了很多“不明之冤”。

中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治理:只學(xué)到西方外形

無(wú)論是2012年的吳長(cháng)江與閻焱的“雷士風(fēng)波”還是如今的雷士照明與德豪潤達沖突,其折射出的是,雷士照明雖已是上市公司,但迄今為止,骨子里依然是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家自己的王國。

在中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中,類(lèi)似“雷士風(fēng)波”這樣的例子并非是孤立的案件,當年俏江南與鼎暉創(chuàng )投曾被認為是天作之合,不過(guò),后來(lái)卻被俏江南創(chuàng )始人張蘭視為是俏江南最大的失誤。

鼎暉和張蘭間存在“根深蒂固沖突”,張蘭是做實(shí)業(yè)出身,恨不得一分錢(qián)掰做兩分錢(qián)用,而鼎暉是在投資,要求成倍的回報,彼此思維方式和價(jià)值觀(guān)決定,只能雙方互相遷就。

另一個(gè)典型案例是,曾經(jīng)的國美“內賊”、董事局主席陳曉引入貝恩資本并聯(lián)手貝恩資本向黃光裕家族奪權,最終陳曉出局,貝恩資本被擠出國美但獲得高額回報,國美則損失慘重。

如今雷士照明在不到一年時(shí)間又發(fā)生創(chuàng )始人與資本方的矛盾,可以被看著(zhù)是一個(gè)經(jīng)典的案例,反映出的是中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在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在公司治理中的挑戰。

有分析人士指出,如何才能擺脫這種企業(yè)權力非正;癄帄Z,讓投資人進(jìn)入一家企業(yè)時(shí)如何理清公司治理架構,明確誰(shuí)是主人。類(lèi)似雷士照明這樣的故事又是如何產(chǎn)生?像京東這樣劉強東有絕對掌控力的公司,投資者們又是怎么約束他,這都是中國民營(yíng)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難題。

一位投資人表示,在中國一類(lèi)是財務(wù)投資者,一類(lèi)是產(chǎn)業(yè)資本。財務(wù)投資者比較弱勢,給錢(qián)后基本是創(chuàng )始人控制企業(yè),擁有絕對話(huà)語(yǔ)權;產(chǎn)業(yè)投資對所投企業(yè)相對擁有較大的比例,所投企業(yè)受產(chǎn)業(yè)資本控制,產(chǎn)業(yè)資本還能向所投企業(yè)派駐高管甚至是CEO。

上述人士指出,很多時(shí)候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和投資方之間是委托的關(guān)系,投資方委托CEO管理公司,多數時(shí)候股份和話(huà)語(yǔ)權有直接關(guān)系。這套西方規則運營(yíng)幾百年,行之有效,但中國的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在引入過(guò)程中往往是模仿了外形沒(méi)有模仿到內核,企業(yè)家打內心就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接受。

這帶來(lái)的后果是,中國的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很多時(shí)候更講究江湖文化,靠拉幫結派,當投資方面臨雷士照明這種問(wèn)題時(shí)就變得棘手,撤換CEO并將公司徹底洗牌,公司會(huì )元氣大傷,維持現狀則是縱容違規甚至違法行為。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,西方治理規在人情方面淡薄,生硬,但更有效果。

“中國一些民營(yíng)企業(yè)主要依靠自己傳統的經(jīng)驗去管理!边@名投資人說(shuō),要解決這個(gè)問(wèn)題,需有更多接受更良好教育,有更高文化的企業(yè)家傳承,某種程度上,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家更國際化。

錢(qián)學(xué)鋒則指出,中國的企業(yè)還是太過(guò)于強調是誰(shuí)的公司,很多方面規則不嚴,如創(chuàng )維創(chuàng )始人黃宏生作為香港上市公司的負責人,又是大股東,違反相關(guān)法律被查出來(lái)在香港坐牢,類(lèi)似吳長(cháng)江這種民營(yíng)企業(yè),只是作為小股東,可能更會(huì )涉及香港和大陸法律的問(wèn)題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搜搜LED論壇  

GMT+8, 2024-7-20 16:45 , Processed in 1.762919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搜搜LED網(wǎng)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